楼主: 晴天雨天

大案纪实:“六血魔”劫狱案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5-25 10:48: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七、落网

5月9日午后,盘峰化装成马车夫,赶着一辆马车悄然出现在小牛家附近。根据武锁柱之前对小牛的了解,他每天中午会去医院给其长期住院的母亲送饭,在医院待上一个小时,于十二点过后回家吃饭。盘峰是一个比较细心也比较胆小的土匪,为证实武锁柱所言情况是否属实以及观察小牛是否受到警方的监视,他昨天已经以同样的装束赶着马车来过一趟了。他看见了小牛,没发现有便衣跟踪。即使这样,盘峰今天还是照样跟踪观察了一遍,直到确信没有危险时,方才决定行动。

马车在小牛身边停下,盘峰冲他点头微微一笑,轻声说:“我是公安局的,小牛你上车,有话要交代。”

二十三岁的小牛自从接受警方关于发现“马先生”线索立刻报告的指令后,很是兴奋,自我感觉已是半个侦查员。当下一听这话不疑有他,立刻上了马车。这样,盘峰已经初步断定这小子是个危险分子。他一边赶着车,一边慢声细语地问:“这两天情况怎么样?”小牛因为对盘峰的身份毫不怀疑,所以口无遮拦,说他每天都在留意,那个“马先生”一直没出现过。

如果是以前,以盘峰嗜血成性的秉性,小牛这句话多半是其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了,盘峰可以一边赶车一边掏出匕首往他腰眼里来一下,不喝这小子的血已经算是便宜他了!可是,此一时彼一时,眼下的形势已经今非昔比,他得小心再小心,收敛复收敛,因此,也就没发作,还是装模作样地说了几句,让小牛多加注意,有情况及时报告。小牛不知自己已经在阎王殿门口转了一圈,侥幸死里逃生回到人间了,还乐呵呵地跟盘峰笑着大点其头,挥手再见。

“六血魔”于是确认警方已经掌握了他们的信息,正在追查武锁柱。这样,他们打算通过小牛与黎雪初续上关系的计划就落空了。“六血魔”于是对情况重新进行了分析,认为既然小牛已经听命于警方,那么黎雪初肯定也在警方的掌控之中,现在甚至可以断定这小子的保释乃是警方的计谋,人家是想将其作为诱饵来钓鱼。那么,往下应该怎么办呢?老大决定干脆耐住性子暂不动弹,闭门不出,与对手比耐心,等到警方失去耐心,以为他们已经离开昆明的时候再作计议。

“六血魔”的这个动态,专案组当然无法知晓,尽管这批侦查员中不乏能人高手,可是在没有任何迹象的前提下,即使请福尔摩斯出场也没用。这样,警匪双方就在这种情况下不声不响地对峙了四天;5月13日晚上,专案组举行案情分析会,对“六血魔”毫无动静的状况进行了分析,这伙惯匪是已经离开昆明前往他地了呢,还是仍旧隐藏在本市的哪个角落里等候着机会?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六血魔”应该还在昆明市躲藏着。

于是,专案组就决定设法将“六血魔”从藏身地逼出来,让他们活动活动,只要一活动,就有望发现其行踪。随即就制订了一个敲山震虎之计:出动昆明全市的军警、民兵,在全市范围内进行声势浩大的清理户口行动,凡是没有常住户口也未向管段派出所申报过临时户口的,一律属于清理对象,视情处置。

敲山震虎行动于次日开始实施,为期三天。事后得知,“六血魔”确实受惊不小。那是5月14日下午,乡里派出的一支十多人的武装民兵忽然来到“六血魔”藏身的村庄,挨家挨户进行检查。“六血魔”个个经验老到,一看这情势便知对方未曾掌握其藏身何处的确凿情报,否则哪有派十几个民兵来的,真动起手来,只怕还不够他们“六血魔”过杀人瘾的。但是,不能交手,否则就会暴露行踪。于是“六血魔”一干人迅速从后门溜了出去,钻进了洞穴。民兵确实不过是奉命例行检查,不知“六血魔”竟然就在他们眼皮底下溜走了。

但“六血魔”因此被敲山震虎震着了,当晚就商议如何应对,一番讨论后,最后决定还是藏身原处,以不变应万变。当然得随时做好与可能再次出现的武装人员对阵的准备,不过他们都是刀口舔血的亡命之徒,真到那一步,也只好拼了。

这样躲藏了六天,到了5月20日,“六血魔”还继续藏着,专案组这边却遭到了来自另外方面的压力。问题出在傻小子黎雪初身上。他保释后没几天,由于季节原因,每年必发的“花痴”期到了。以往的这个时节,因为他二十岁时在这方面惹出过事情,家里对他是有防范措施的。今年呢,由于他坐了牢,现在又处于保释阶段,老爸生意上的事情又太忙,就疏忽了。于是,黎雪初就在19日那天出门玩耍时强奸了一个姑娘,而这个姑娘是附近驻军的一个卫生兵,这天穿了便装请假外出办事,没想到就遭了厄运。事后,黎雪初很快就被部队抓获,据说还挨了几个兵的拳脚。

于是,如何处置这起案件就令专案组头痛了。部队首长去了市局,据说拍了桌子。市局来电让专案组通知原承办黎雪初纵火案的二分局承办人员出面速速将黎雪初重新收监,纵火、强奸二案并处,重重治罪。专案组好不容易搞了个敲山震虎,正等着“六血魔”受惊后出来跟黎雪初联系,现在要把这傻小子收监,那前面那番折腾岂不是白辛苦一场?专案组经过讨论,就向领导要求延缓,但由于此案涉及部队,所以未被批准。这样,黎雪初终于被重新收监了,还是关在二分局看守所。

这个消息被一家报纸的记者获悉,次日发了一篇豆腐干报道。“六血魔”藏身的那户大宅院主人郦松林是个老秀才,喜好阅读,订了数份报刊。而“六血魔”出于对外界形势的关心,也是让识字的武锁柱天天把主人的报纸取来给大伙儿念念的,结果黎雪初被收监的消息就被他们知晓了。于是,时势学习立刻停止,立马讨论此事。最后作出决定:三天之内动手劫狱,把黎雪初从看守所捞出来后,火速离开昆明。

而这时专案组也正在开会,研究黎雪初被收监后如何缉拿“六血魔”的问题。没了诱饵,鱼还是要钓的,那只好用另外的法子了。这个法子有点儿难找,专案组一直讨论到晚上也没个结果。

当晚.昆明发生了一桩案件:五分局所辖的小板镇派出所遭到六名歹徒的袭击,三名值班民警被打昏后绑上手脚扔在一旁,所里的武器、警服、民警的证件、钢笔、笔记本、空白介绍信、公章、手铐、少量现钞、没收的赃物等几乎全部物品被洗劫一空。

专案组长钱益民是市局副局长,案发后不多久就知晓了该案。当时,他也没往“六血魔”帮伙上去靠。次日上午,他参加每天一上班必开的局领导工作例会时,看到了关于该案的勘查报告和刑警跟受伤民警的谈话笔录,其中的“六名歹徒”引起了他的注意,又看到证件、警服、空白介绍信、手铐被抢等信息,忽然一个激灵:这伙歹徒会不会是“六血魔”?他们抢劫派出所难道是为袭击看守所劫持黎雪初?

钱副局长也来不及跟专案组其他人商量了,当时就把这个想法在例会上说了说,引起了与会领导的重视。于是,一面通知专案组直接去向负伤的三个民警了解情况,一面先行进行加强防范、缉拿“六血魔”的准备工作。

专案组与三名民警谈下来,获取的歹徒特征与他们所掌握的“六血魔”特征相似处甚多,而且说话口音也是滇东南一带的。于是,基本上可以认定该案系“六血魔”所作,其目的大致就是劫狱捞黎雪初了。这样,从中午起,专案组就对二分局看守所进行内部控制,所有人员包括前来提审人犯的警察,一律只进不出,办完公事后集中一室不得乱走;电话机也由专人监管,只允许接听,不允许拨出。市局还特地调来了一个排的解放军参加行动,按照专案组提供的方案进行临时训练,以便届时顺利缉捕“六血魔”。

袭击派出所确实是“六血魔”所为,他们的目的是获取警察制服、证件和介绍信,以冒充民警提审人犯进入看守所,然后出其不意杀死看守所的值班人员,将黎雪初带走。他们根据看守所的警戒情况,把行动时间定在傍晚六点左右,因为这时看守所的警员只有夜间值班的三四人,且都没有武器。有武器的解放军哨兵在看守所墙外的岗楼上,只要动静小,是惊动不了的。当然万一惊动了,也有预案:神枪手早已瞄准了岗楼,枪声一响就可解决问题。

“六血魔”一伙要算个个老奸巨猾了,却没一个意识到他们的计划已经让专案组窥破,此番前往的是一条不归之路。

当天下午六时许,身穿警服的武锁柱驾驶一辆偷来的车厢用帆布蒙住了的卡车来到看守所门前,一行六人下车,其实这时他们已经进入了埋伏圈,几十支枪口上上下下已经对准了他们。六人叩门而进,专案组副组长老周以值班看守员的名义接待他们,也没看证件,就看了介绍信。正登记时,办公室前院子那一头的伙房里,十几个“人犯”并排而出,两人合扣一副手铐,由两个看守员指挥着在院内排队。老大羊祜娃看着不解地问:“他们这是于啥?”老周解释说这些“人犯”是从监房里抽出来到伙房后面的工场劳役的,现在吃过晚饭进监房,按规矩要排队、点名、报数什么的。您几位要么先去提审室稍等一下,让看守员把他们押进监房后,顺便把你们要讯问的那个黎雪初开出来。

老大事先已经从陈猛那里知晓看守所夜间值班的有三个看守员,寻思一会儿那两个看守员把黎雪初开出来,正好三人都在场,一齐干掉倒也省事,于是点头赞同。老周就头前带路引领“六血魔”去提审室。他们出去时,正好那些“人犯”往监房方向过去,两人一排从旁边走过。“六血魔”压根儿没提防这些“人犯”,于是变故倏然发生了。冷不防听见不知从哪里发出的一声哨响,“人犯”猛然发作,瞬间抖落了手铐,疾如闪电般向“六血魔”扑来!“六血魔”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掀翻、压倒,然后扣上手铐。

1950年7月27日,“六血魔”被昆明市军管会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福瑞阁悬疑推理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Template by Comsenz Inc.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