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Q小猪

《重返凶案现场——公安部刑侦局最隐秘部门破案实录》案件01号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 21:3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即使尸检的结果仍需等待,但我们这群忙碌了好几个月的刑警们也终于敢肯定王旭的作案嫌疑。在这条河中所找到的不完整女尸以及可能属于女尸的不足月的婴儿,而这条河就是王旭声称的他圣诞节当天来钓鱼的地方。据他自己之前报案时所做的笔录,他的车就停在捞出尸体不过一百米左右的距离。
  然而这样一个消息使得一些人兴奋,却让另一群人大为悲痛,他们陷入了无边的哀伤中无法自拔。兴奋者,也就是我们刑警还要面对纠结的情况,而已经痛不欲生的死者家属则需在极为悲恸的情况下接受冗长的调查和问话,他们仍然需要一段时间让自己平复。
  劳动节我们全部没有放假,蹲守在办公室等待李敖和其他法医学专家的鉴定结果。5月8日,星期四,死尸的鉴定结果是肯定的。这就是说,和我们之前所预测的一样,女尸就是于兰兰,而那个婴儿是她和王旭的孩子。技术人员提取了婴儿的股骨和一定的肌肉组织,女尸的胫骨和肌肉组织,与之前冯会和王旭分别留下的血液样本进行反复和严密的比对,最终确认死者的身份。
  我们告知了冯会的最终鉴定报告的内容,看着她和其他的亲戚掩面哭泣的情形,我开始怀疑自己和其他同事奋战数月换来的结果到底是好还是坏。
  但目前紧紧确定了死者是于兰兰,无法认定王旭杀人。我参与了第一次的尸检,发现在女尸的大腿的根部发现了勒痕,怀疑再生前遭到了捆绑。在之前的所有打捞中没有发现任何绳子。但这是决定性证据,我们再一次申请调动了武警,在发现尸体的地方进行重新打捞。这次很幸运,差不多两个小时,我们打捞出了七八根绳子,经过比对确认只有一条与死者身体上的勒痕一致,而且,这条绳子仍然保持打死结的状态,前面我也提到,好在捞出来以后我们及时拍照,固定证据,这是判断王旭杀人嫌疑的决定性证据。
 楼主| 发表于 2017-6-2 21: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然而由于死者的衣物和那根绳子均经过长时间的浸泡很难在进行分析,A市局的技术人员也都望而却步。李敖说终于轮到他发挥作用了。他在物证提取和鉴定方面是一等一的专家,尤其是在各类难以进行分析的物证上面提取皮肤碎屑和        DNA信息。
  他带领团队彻夜攻坚,不得不说,这些技术人员真的是尽心竭力。我们做刑警的,从来不能马虎,因为人命关天。
  5月14日,我们终于提取到了一些皮肤碎屑,和少量的非于兰兰的DNA信息,尤其是在那根捆绑的身子上,我们甚至找到了非于兰兰的指纹,经过鉴定,我们确认全部属于王旭。这些指向性和排他性的证据,成为了王旭杀害妻子的铁证。
  由于及时进行了监控,王旭的所有行踪都被掌握。在鉴定出来的当天晚上,我们趁着王旭在家对他实施了抓捕。抓他的时候他仍然狡辩,大声嚷嚷,声称要我们对错抓好人而受到惩罚。
  在叙述王旭归案后的情况之前,我要简单的写一写在刑事侦查领域和刑事科学技术(法庭科学)领域里至关重要的东西——DNA。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分子,但它所起的作用,足以让任何一个嫌疑人落入法网。
  脱氧核糖核酸(英语:Deoxyribonucleic acid,缩写为DNA)是一种分子,双链结构,由脱氧核糖核苷酸(成分为:脱氧核糖及四种含氮碱基)组成。可组成遗传指令,引导生物发育与生命机能运作。除了核DNA,在线粒体中也有线粒体DNA,它们几乎存在于人体各组织中,当然,只有在非正常情况下才会提取线粒体DNA做比对,因为相比核DNA的易分解,线粒体DNA容易受环境影响,遗传信息的功能小得多。此案中,对于于兰兰和那个男婴的DNA检测,使用的方法就是PCR扩增技术,使少量的DNA在PCR扩增仪中进行扩增,而国际上经常采用的是STR(短串联重复序列)技术检测DNA,例如李昌钰博士曾提到的一起与此案类似的凶杀案件,在最终的检测中,从极少量的组织细胞中提取DNA并将DNA扩增至检测所需的用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福瑞阁悬疑推理 ( 鲁ICP备08002964号-1 )

Powered by Discuz! X3.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