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Q小猪

《重返凶案现场——公安部刑侦局最隐秘部门破案实录》案件01号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 21:2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在案件发生后第四个星期介入调查的。当时,我正作为公安部刑侦局积案调查处执行专员派驻在江苏省公安厅执行局。因为协助A市公安局侦破了一起十年前的纵火案而恰好人在A市。听闻了这起案件,觉得有些蹊跷,遂决定介入调查。
  这里涉及到了工作流程的问题。根据公安部制定的88号文件,积案调查处有权直接参与调查任何刑事案件而不需向任何人汇报。
  介入后,我调阅了所有之前的询问笔录,当时所做出的第一步推论就是认为报案人王旭与妻子失踪有关,并且不排除杀害的可能。
  这个推论引起了两名负责此案的警察的反对。他们说,如果于兰兰已经遇害而且是被他的丈夫所杀,那他的丈夫应该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尸体,而非请求警察的帮助,这不符合一个杀人凶手的思维模式。
  委实说,我当时也有这个顾虑,确实不太符合一个作案人思考问题的规律。我之后向他们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这些观点是在我仔细查阅询问笔录之后所总结的。:
  1.据于兰兰的母亲冯会的证词,她没有失踪的理由。一个看起来心情很不错,并且给母亲买了羊绒外衣的女儿,会在第二天无缘无故的失踪么?
  2.王旭平日里是否爱好钓鱼?这一点初步侦查的警察没有给出结论,他们所接受的事实是,王旭在圣诞节的那一天早晨出门钓鱼。这一天是星期五,他理应去上班却请假钓鱼,我认为这是反常的。
  3.王旭在发现妻子不在家后先打给冯会,但冯会没有接听,之后他又果断打给了妻子其他的朋友(这一点已经得到了警方的证实)。然而一个正常人的思维,首先会认为妻子离开家也许只是就近的办些事情,例如买菜或者其他生活用品(经过警方的实地走访,确认王旭家所在小区大门的右边就是苏果超市),会猜想很快就会回来,先在家里等一等。但王旭却非常肯定的认为妻子“失踪”,果断打给了其他的无关人员,这种行为是否可以认为是他的“有罪意识”?
 楼主| 发表于 2017-6-2 21:2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提出这些观点之后,反对的声音变小了许多,那两名警察也开始有些动摇。我随即提出了对王旭家和地下储藏室进行全面搜查的建议(公安部88号文件中规定,积案调查处可以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申请搜查证一次),当地派出所所属的公安分局积极配合了我的调查,由其局长签署了搜查证。
  由于只有一次无证据搜查,我提醒所有参与搜查的人员必须全面细致,不能有所遗漏,由其是他家的地下储藏室。
  以下是搜查证内容:

  xx公安局
  搜查证
  公(xxx)搜查字【xx】号
  因侦查犯罪需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四条之规定,我局兹派罗世杰,夏衣等同志,依法对户主王旭所居水城花园D楼东三单元801室进行搜查。
  xx公安局(印)
  2007年1月28日

  本证已于2007年1月28日向我宣布。
  被搜查人或其家属或其他见证人:王旭
  我们兵分两路,一路搜查其房屋,另一路则搜查地下储藏室。每一个能发现带有红色污点的地方,都用化学方法测试过有无血迹。我们尽量拿走了所有可以区域的拖把和抹布。另外,我们重点检查了王旭的储藏室内的工具以及切诺基吉普车的内的物品。
  物品清单:
  一扎软的铝线圈,一捆塑料包装袋,一桶汽车清洁剂,一个根汽车清洁拖把,一张蓝色防水布,一卷镀锌铁丝网,一把尖嘴钳,一只浅绿色塑料桶(内有一块抹布),一把折叠小刀,几份汽车购买合同和宣传手册,一套黑色阿迪达斯的运动衣(证实属于王旭的妻子于兰兰),一条Lee的牛仔裤(证实属于王旭)。
  随着搜查工作的推进,我发现疑点也多了。在搜查过程中,王旭神色紧张,总是喝水,也时不时问我们负责搜查的警员是否口渴。另外,搜查的前一个阶段,他呆在屋里,不停的讲话,后一个阶段他便下楼去了储藏室。种种行为体现了他的不安和焦虑,他似乎很担心我们发现什么。之后的案情讨论中我们不约而同地提到了这一点,大多数参与搜查的警员都认为他很可疑。我们初步认为他在家中杀害了自己的妻子并清理了犯罪现场,再用某种手段处理了尸体,这种手段也许是抛尸也许是碎尸也许二者兼有。
  但令人奇怪的是,尽管我们怀疑王旭,后来的综合搜查结果的时候发现家里没有任何可以提取的指纹,然而一些无关物品上倒是有他的指纹,但不是在他家里发现的,而且不能支持他杀害妻子的猜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福瑞阁悬疑推理 ( 鲁ICP备08002964号-1 )

Powered by Discuz! X3.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