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qianlong

野夫讲谈——身边的江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8-13 15:5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野夫与读者互动

    主持人:谢谢野夫老师!接下来有请野夫的忠实读者,也是两位思享家的享友和热心关注,热心享友,一位是李白驹,一位是周炫,接下来的时间交给三位。

李白驹:野夫兄是我很早就仰慕的人,我身边大概有三五个朋友说看到你的书边读边流泪,有的甚至是彻夜痛哭,很荣幸能与你交流。

    野夫:谢谢!

    李白驹:我想跟野夫兄探讨的一个问题是,因为我跟你差了可能有十来岁,我跟郭玉闪是同龄的,我们这代人经历的苦难可能没有在您书中描写的那么生动。我们现代人面临的选择可能比上一代人要多,但是有个共同点,比如我们都面临回不了家的感觉,或者我们叫回不去,我是我们家唯一一个在体制外的人,我们家全部都在体制内,所以也算是叛离。这种回不了家的感觉是根深蒂固的,并不是衣锦了才能还乡,就是已经习惯了这种江湖,就是回不去了。

回不去这种感觉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理解,我经常也有举目无亲的时候,到处找酒喝的这种感觉,比如像美国的移民也是这样的感觉,他们去了也回不了家,但他们有安身立命的灵魂,但我们这一代人灵魂好象还在飘荡着。

    野夫:这个时代,你说的确实是一个文化现象,人人都有一种丧家犬的感觉,这个民族很多好的东西确实丢失了。刚才一个记者问我这个国家现在还叫礼仪之邦吗?我说叫毫无礼仪廉耻之邦。

周炫:您刚才说江湖是江西、湖南,我本人就是湖南人,当时我还不知道野夫是谁的时候就有位朋友给我推荐了一篇野夫的文章,我看了以后非常感动,然后慢慢去了解野夫,觉得这真是位奇人,而进入社会以后发现再读野夫的文章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我看到网上柴静对您有个评价说您是“民间修史者”,您对柴静的这个称号有什么看法?另外您对现在民间修史这种现象有何看法?

    野夫:民间修史是我一直主张的,是我的文章里频繁出现的一个词,柴静用这个词来夸我,我很感谢。至少我自己用文学的方式来为这个严重篡改了历史的国家,一个没有一页纸的当代史是真实的国家,我愿意用我的文章,甚至愿意呼吁更多的同道来写作,来还原这个国家被歪曲的历史,这个国家虚构了太多太多的历史,今天中学生学的这个一百年的历史几乎没有真东西,我对此深恶痛绝。我觉得必须要无数个人通过自己的写作,通过对家史的写作去修史,因为一个国史是由无数个家史构成的。

    当家史反映出这个时代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未来重修国史的时候就会逐渐还原真相。我们是一个以史为教的国家。现在确实有很多很多家史的书,大量的自费出版,而且很多个家庭的家史远比我惨烈,我无非把文章写的漂亮了一点,知道的人多了一点而已,我们国家太多太多悲惨的故事了。

主持人:谢谢两位朋友!接下来是台下观众的互动环节,非常难得跟野夫面对面,大家可以提出自己的问题。

    读者提问:很高兴今天来参加野哥这个活动,我的问题可能有点小八卦,我本人也是比较爱酒的,野哥的书里头也是离不开酒文化的,那天大半夜喝完酒看到野夫发了一篇在荷兰红灯区现场的橱窗照片,我当时想这太坏了,荷尔蒙高速分泌。野哥最喜欢的酒是哪种?那天晚上,您和李剑芒是喝完酒去的,还是先去了再喝酒的。

    野夫:我最喜欢的是50度以上的酒,只要有50度以上都行。我语言不通,又不能打哑语,因为李剑芒和他夫人一直形影不离,又不能带着他夫人一起去。在荷兰,我自己去过红灯区多次,但这个红灯区是街道,是你必经之路,两边的橱窗就在你肩膀边上,隔层玻璃,美女就在边上,我犹豫忐忑,又怕有辱国格,没去,这是实话。

    我帮荷兰宣传一下,荷兰真是一个在自由的价值观上引领人类的一个国家,我认为未来的世界都会朝着荷兰的这种自由价值观的方向发展、前进。比如说红灯区合法化,中国不合法化,中国的红灯区不比荷兰多10万倍吗?人家管理严格,国家税收没少,公民健康保障,疾病控制,还是旅游景点。

荷兰的红灯区是中国江湖控制的,华人帮会控制的,我一到荷兰,荷兰的华人帮会就请我吃饭,对天发誓这都不是吹牛,请我去红灯区看表演,为什么是华人控制的红灯区?实际上多数国家的这种色情产业都是华人帮会在染指,尤其在这个国家是合法化的不是非法控制,因为只有中国的旅行团是最爱去这些地方的。

    荷兰的安乐死、同性恋、红灯区合法化,这都是人类未来要面对的,不让安乐死的话有多少钱用在僵尸身上啊?荷兰这么小小的国家,有史以来都在引领人类的文明,东印度公司的总部在荷兰,资本主义诞生于荷兰,全世界第一家证券交易所现在还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没有这些资本主义的概念,没有东印度公司对亚洲的拓荒,哪有亚洲现在这样啊?

    借你这个话题多说了几句,谢谢!

    读者提问:野哥您好!从您的字里行间,我感觉无论是文学功底还是价值情怀,传统道统的这种印记和情节是非常浓重的。未来中国的转型我想是双重的:体制转型和文化转型,在中国转型的进程里传统的道统、传统的文化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未来中国相对恒定的文化选择或者价值结构是什么样的判断?

    野夫:其实我不是你这个话题这方面的专家,但我可以跟你讨论一下,我的一些学者朋友可以谈的更透,但是我也思考过这个问题。

    我认为中国未来的转型,第一要接受西方的普世价值,但一定要结合中国传统的一些传统价值体系,我们传统价值体系里面有很多部分并不和普世价值矛盾,而且甚至也是普世的价值,礼义廉耻是我们传统文化中非常宝贵的东西,台湾现在的社会转型就不是完全西化的,也保留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东西,我们这个民族已经种了很好的一块试验田在那摆着了,我们只要学习就行,要么有一批伟大的政治家放弃他们的自私、放弃他们的帮派利益,向真正的江湖学习,天下为公,然后率先启动政改,把这个国家带进一个好的方向,要么江湖英雄风起云涌,绝对有这一天,如果这个民族改造的好,在世界一定会成为了不起的民族,现在我们出去常常有些自卑。

    谢谢!

    读者提问:野哥您好!我们有很多很有能力的同志在江湖中用自己的侠义心肠表现了真善美,做了很多事情。但我们也看到,这些人如果能进体制内,用他自己的力量,特别是我们也看到在体制内如果你确实能利用更多的资源,也有更多的条件去做好的事情,如果你有这个心的话。您是怎么看待,一些人进入体制内更好的改造这个体制,还是在体制外呼吁做这个监督?特别是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想进这个体制内。

    野夫:这个问题很好,我们江湖里有一句话叫“衙门里好行善”,一个人要想做善事更大化,在衙门里比在江湖要方便的多,衙门代表公权力,就像扶贫我一个人能扶多少贫呢?政府要来扶贫的话可以扶多少贫呢?所以我鼓励有良知的年轻人大量进入体制,但是这个体制又是一个大染缸,我也是体制出来的人,无形之中把人变成腌菜,这个体制就是一定要把每个人都污染,把大家都变成一样,大家才互相不构成威胁。

    所以说,大家大量涌进去考公务员,这是因为大家对失业恐惧造成的,是一个铁饭碗,这并不是大家相信这个体制好,但进入体制还能坚持行善、坚持真诚的人是很少的,我有大量的同学在体制内,我也有同学是省部级,真正能洁身自好的是很少的,也有因为各种原因被抓进去的也很多。

还是一切看个人的缘份,我并不鼓励大家都去走江湖,这也不现实,但总之无论体制内外,都要秉承良知推动这个国家的前进,我觉得这是我们都能尽到力的,而且中国的体制改革,我预言一句,我还是坚信体制内外的结合,不会是单方面力量推动就会成功。

    读者提问:野夫大哥你好!非常喜欢你的文章,你的诗歌非常好,因为毕竟我这种80后跟您比起来可能中间有几十年的差距,我们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但有很多过去发生的事情我们也不知道,比如说我们一些正常的途径,通过历史教科书,对过去知道的很少,我们对过去是未知的。但通过您这一代作者写出来的东西,我们能从你们的文章里读故事,从故事里面读历史,从历史里面读未来。

我的问题是,文学和写作对于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野夫:一个是从小的理想,我很小就想做一个写作的人。第二,现在对我来说也是一种生计。第三,对我来说也是一种使命,我现在活到50岁我觉得找到了自己最喜欢的一种生存方式,在此之前我工农兵学商都做过,现在我到处漫游,想写我自己的东西,出不出版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能够结识这么多读者是我的意外之喜,你们是我的衣食父母,谢谢!

    读者提问:我作为90后可能今天在这里听这场讲座很多问题听的云里雾里,有些问题想请教一下,因为我可能是从小生活在体制内的吧,以后我也会走在体制的道路里。现在很多年轻人就是这样,传播学里有一个意见领袖的概念,现在好多知名人士都在通过网络或者其它一些渠道发出自己的声音,然后许多乌合之众随之迎合。

    但我们这些人从小走的是很正统、很红的路,但现在通过这些网络接触了来自江湖的一种声音,但是对我来说这种声音听多了对我是一种困惑。我们这种生长在体制内的青年一代,我们对待这些思想应该怎么处理?

    野夫:我愿意借这个机会跟所有的90后说,至少从学校所受的历史教育,你们的人文教育这块基本上吸收的是毒奶,从大学、到社会有个把毒奶吐尽的过程,有个自我排毒的过程,只要上微博就能看到那种明显的毒奶教育的后果,年纪轻轻就敢上来教训任何人,连江湖那种年龄、辈分基本礼数不讲的都是毒奶教育的后果。因为这个话题太大,90后如何在未来的国家完成这种自我教育?这还有个漫长的路要走。

   

    读者提问:近年来越来越困惑我的一个问题是,我觉得思维比较正常的一个人,或者我们希望活的更美好,都愿意在程序正义的情况下解决,而我现在越来越支持用江湖的手段去解决问题,京华烟云当中的一个小故事,姚老爷要问他,中日之战中国什么时候能赢?是不是这样的人多了就有希望呢?

    野夫:在公众场合我还是必须要说反对暴力,但如果我个人遭遇什么了,我个人肯定愿意自我维权的,我不能号召大家都这么干,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生活负责。

    读者提问:野哥您好!首先我有个疑义,之前您谈到香港的黑社会,有一个说法是香港警察找不到那个黑社会的名单,但他其实是想扫除的,所以对我们来说规则是不是最重要的?我们一旦规则产生了以后,比如说江湖,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价值观,都可以像水一样有自己的自由空间。我很困惑,从人性最直接的来说,因为体制是一帮一帮人构成的,虽然叫国家机器,但我们身边还是有很多好人,您觉得宽容在这个里面,对他的行为本身去谴责,而不是对他这个人,把事和人的放开,用这个方式处理很多问题,这样付出的代价就会很少,因为我觉得大家的荷尔蒙太强烈了。我想对这位90后朋友讲,大家给你们贴了很多标签不要有压力,你要懂得放弃。谢谢!

    野夫:江湖不能定义为黑社会啊,只有大陆用黑社会这个词。江湖是可以合法存在的,因为只有民主的地区同时是法制的地区,法制只针对具体的犯罪进行侦察、处理、审判,还要公正的审判,所以为什么社团在任何一个民主国家合法存在,就是这个原因。

    像重庆那种打黑,大家看看那打出的黑社会多是假的啊,多是诬陷的,会给中国的法制史造成巨大的倒退,多少人冤死啊?哪有这样的黑社会?谁是黑社会?

    崔卫平有个名言“我们每个人就是体制”,我认为人类中有一种人就是人渣,我在监狱中也见过这样的人渣,他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恶的,而在监狱外还有更多的人渣。

    我只能就我个人的态度说,我个人从来没有想追求做一个圣贤、上帝,我就是有恨有怨的人,我从来对恶是不主张宽容的,一个城管在那打人,我是一定要告诉他你在作恶,你会有报应的,这不是你的工作,即使你的工作要你去打这个人,你也象征性的打,即使命令让你打,你也只能把他推开,如果你狠狠的打,你的人性中一定有极垃圾的东西,见到这样的现象我一定会制止。成都一个古镇,城管在那抢一个做小生意人的秤,这是要要他的饭碗啊,我就跑过去跟城管说放人一马,那城管回头一看我低着头走了,让了。一定要这样制止,你凭什么这样做呢?这就是我的原则,谢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福瑞阁悬疑推理 ( 鲁ICP备08002964号-1 )

Powered by Discuz! X3.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