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qianlong

野夫讲谈——身边的江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8-13 15:5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侠毛喻原

    第二位,我称之为文侠,我隆重推出毛喻原先生,这个人来自于四川乐山,当文革整个国家都在烧书的时候,他和他的兄弟们几乎偷光了乐山图书馆,所以说他胸罗锦绣。

    毛喻原:不是乐山图书馆,是乐山一中图书馆。(笑)

    野夫:文革结束他就考了大学,当了学生会主席,后来当了狱警,跟我一样都当过警察,比我更早的脱去了那身虎皮回到江湖,开了一个小小的书店,惨淡度日,但80年代就写了影响我们这些人的很多好书,他的学问涉猎很多学科,每一本书写完就自费把它印刷,也不出版、也不投稿,能读懂他书的人在中国大约就500个人。而且这个人才华横溢,是我见到的有太多才华的人,没有学过美术,自己创了一种彩笔画。

    徐晓:这个书店后面挂的就是毛先生的画。

    野夫:待会儿我会让他展示一下他的画。我在大理的时候,他去大理看我,街上有人用传统的江湖手艺刻画,他就买个刀在我那开始了他的第一次木刻,现在已经是木刻大师了,作品待会儿我都会让大家传看一下。

    毛喻原还一个人办了一本杂志《汉箴》,有20多个作者,就为了传承他心中的价值观,一个人自费编、自费设计,美编、责编都是他,自己发行,这些东西都是要花钱的,他为什么要做这些?好象大家认为江湖都是武斗,侠之大者不一定是武功最好的人,文人一样可以称为侠,所以我称之为毛先生为文侠,虽然他的武功也很好。

    毛老师把你的画拿出来给大家传阅一下,我建议你这两本就拿来给我当礼品,一张送一个朋友。这两本一个是他的画、一个是他的木刻作品,毛先生同时还是翻译家,国际著名的女记者、女作家法拉奇的书《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等都是毛喻原翻译的,一个人赔钱编杂志、自己玩儿木刻、玩儿美术,同时还烧得一手好菜,这样的好男人是我心中的文侠。

    那些名声很大的,甚至名满天下的人,有几个敢比毛先生更有学问呢?那些在大学的博导,和我们这些江湖中的人比一比、较量一下身手就知道了。

    野夫:江湖也是历来有正邪之分,我心中永远信奉“歪江湖,正道理”。请毛喻原先生跟大家讲几句。

    毛喻原:我讲一个真实的小故事,我大学毕业时,人们说你为什么能这么坚持下来?我一个人大学毕业就有意的脱离了体制,不想在体制里呆着,因为我们是77届的嘛,文化大革命后第一批所谓的大学生,那时候被赋予了一个标签,叫时代的宠儿,但我肯定是不认同这个的,什么宠儿,这完全是一种语言的阴谋。

    我还没有毕业的时候,实际上就已经做了心理准备,不去单位报道,因为那时候77届大学生全是国家包分配的,属于国家干部。读大学之前,我对大学充满想象,但进了大学不到一星期我就失望了,因为我以前想象的大学和我们真正读的大学差异太大,我根本不能接受我们这样一个大学的现实,无论是教材、老师、课堂、教授,尤其那个大学的氛围,这些东西我百分之百不接受。

    尽管那个时代很多青年为没有考上大学而感到揪心和痛苦,但我不到一星期就对大学失望了,不喜欢我学的专业,但那时候你没有生病不可以退学啊,我就去图书馆看闲书。我已经准备毕业不去分配了,结果他们给我分到了四川省劳改厅,管监狱,跟野夫一样逼着我穿上制服。我们77届年龄参差不齐,有老大哥老大姐,刚刚公布毕业分配方案的时候,我就跟我们班上的老大讲,我说我不准备去报到。他们说这是什么意思呢?我说我不服从分配,我不想到那个单位里工作。你们可以想象,我们是81年毕业的,如果一个人放弃这个工作不去报到,这是有点违反常情的,结果当时有个场景我至今很感动,我们班上有三个老大姐,平时都没什么来往,因为那时候还有点男女界限,男的女的不怎么来往的,但我一说不去报道、不去服从分配的时候,她们当场痛哭流涕,当时我很吃惊,她们平时跟我又没有交情,怎么这样就痛哭呢?当时我就想,这个世界上有女人为我痛哭过,是令我非常感动的事情。

    我跟她们说你们哭什么呢?她们说,你不去分配,你怎么生活呢?那时候只有这样的工作单位才会有稳定的生活嘛,但我不想去,在我当时的认识,觉得那不是好地方,最好离它远一点。我说,你们不要为我担心,我对我的前途想好了3种方案:

    1、我自认为我有一点本事,就是教书,因为我考大学之前是在农村小学当老师,我实在没有办法、走投无路的时候就教书,如果大学教不成我教中专,中专教不成我教小学,再不让教我教农村的小学,中部的农村小学不让教我就到西部,当个小学乡村老师,条件不高,你们只管我的住宿、吃饭就行了。

    2、那时候又年轻、很自信,浑身充满力量,我说很想当搬运工,因为我在家乡的火车站,经常看到那些搬运工挥汗如雨,非常的欢畅,我对那些人是很羡慕的,我说我就冲向火车站、冲向码头去当搬运工,看能不能挣上我吃粥的钱。

    3、我还会点木工,我自己做一个木箱子,买几盒鞋油、搞几套刷子,在路边一摆,帮别人擦皮鞋,首先我的手比较巧,肯定会擦的锃亮,而且我的服务态度肯定最好、价钱最低,难道不能挣到我的粥钱吗?

    他们听了之后真的无语了,当时我1981年毕业时就是这样的打算,那以后的事情大家就好理解了吧?

  

 楼主| 发表于 2012-8-13 15:5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武侠刘心宇

    野夫:江湖就是这样的所在,就是说你敢于叛离体制。

    现在我要给大家介绍一个古代意义上的江湖大侠,有请我的20几年的老兄长,刘心宇先生,他是我的湖北老乡,他埋名江湖20多年了。江湖中原来很多高手、大侠都纷纷隐姓埋名了,刘心宇是我见过武功最好的人,中国有很多很优秀的大知识分子都见识过他的功夫,他也是我们这批人的朋友,身怀各种绝技。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是有师承,有来历 ,他的师傅也是个隐姓埋名的大侠,原来叫江南游侠,此人现在也不知所踪,刘心宇也不知道他的师父在哪。刘心宇就是这样一个有江湖本事的人,同时又是书法家,写得一手好书法,出过集子、办过展览,写得一手好古诗,儒雅、助人为乐,是我的患难之交,若干年里给过我很多帮助,长期在俄罗斯和加拿大生活,也为人治好过很多病,现在是普京女儿的武术教头,这都是真的哦。

    但是这样的人在中国多数人都不知道,只有20几年前80年代的江湖人知道他。为什么今天我要请文侠、武侠都到场呢?只是想让大家知道江湖是从来不可能被赶尽杀绝的,江湖从来都存在,江湖中高手辈出,只是隐姓埋名,不愿意在这个世界的龌龊的时代,抛头露面而已。江湖所传承的精神渊源流长、从来未绝。

    我还认识很多很多这样的江湖中人,隐隐的传承着我们国家、我们民族古老的道统、道术,在民间薪火相传。在这个时代行使着公义,传承着江湖精神。这样的人,在年轻人当中有没有呢?一样有,我再给大家推出一位少侠郭玉闪,这是我非常喜欢的兄弟。请他上场【掌声雷动】

    他和他的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这么多年来忍受着各种屈辱、打压,做着各种好事。相信大家都知道他的故事,他完全可以在这个时代加入体制,北大是高官的摇篮啊,但他却选择了在这个时代的底层,他们传知行团队做了太多的好事,做了很多研究,我们这个民族有这样的人在传承江湖,我对这个民族充满了自信。

    在这个时代做好事要面对很多的不公平。我为什么要写作我认识的江湖?是因为我要传承这样一些光彩的东西,这样一些感人的东西,我们在这个世界是要学会爱的,我们要把这种爱传递下去,我们从这些大哥身上学到的为人处事方式要传给这些兄弟,这些兄弟要传给更多的姊妹,我们也许不是任何一个教的教徒,但是我们是真善美的教徒,我们信奉做一个真实、善良、美好的人,我们要在这个时代追求公正、追求自由、追求权利,甚至要帮助别人追求权利,即使会受到各种不公的待遇,但是最终这个国家会在每个人的努力之下一天天变好的、一点点变好的。

    少侠郭玉闪

    下面,请郭玉闪给大家讲几句。

    郭玉闪:谢谢野哥,野哥是我的江湖前辈了,他有篇文章大家都读过《革命时期的爱情》,特别感人。野哥,大家读过他的文章,估计都会有这样一份感动的。

    我这一路成长也是跟像野哥这样的江湖前辈是有关系的,但我这边有个特点,当我找不到江湖朋友的时候我也会自己创造个小江湖——朋友交往圈子,所以这一路走来一点都不寂寞。实际在座的很多年轻朋友跟我也都会有类似的经历,比如进了一个大学,对学校很失望,又很孤独,自己一个人在角落里默默成长,我觉得到了今天完全可以创造一种江湖生活方式,这些人都散落在我们身边,只要你愿意发现都是能够发现的。

    传统的这种帮会要么上庙堂了,要么就没了,很可惜。但是我还是相信,只要我们江湖上的这些人在,江湖是一直不会断绝的。我们这些读书人别读着读着连一点的江湖道义都读没了,我就说到这。

    野夫:有请心宇大哥给大家讲几句。

    刘心宇:昨天刚从加拿大回来,前几天野夫兄就给我发短信,说能不能把你今天的时间给我?我后来想半天,他过去没这么客气,我说我什么都没有,有的是时间。今天中午陪他喝酒他没喝,他平时喝酒很多的,然后我脑子现在有点晕,我也在想我怎么讲?今天是带着屁股和腿帮他坐台,其它都不知道,谢谢!

(笑)

    野夫:一方面请心宇兄来是让大家见识一下真的有江湖,一方面也是希望心宇兄帮我护场,怕遇到踢馆的人【笑】。

    接着讲江湖的故事,我从小生长的小镇叫汪营,那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袍哥家乡,每个地方的袍哥都要开个茶馆,既是袍哥交朋友的地点,也是论道理的地方,凡是有袍哥的地方,老百姓有是非论不清的时候都要到这个茶馆找袍哥讲道理。这个茶馆袍哥的几位大爷听了以后,就会说这个事情老张你不对,老李你要赔偿他,这就是袍哥在茶馆干的事儿。

    茶馆还有一个作用,外地来的袍哥到本地来找组织啊,因为到了组织就有吃有喝了,他身上没钱了,到本地到了茶馆,袍哥都要摆茶阵,倒上茶摆上几个杯子的形状,他摆出来的茶阵,茶馆的具体负责人在袍哥组织中叫幺师,幺师过来一看知道这是自家兄弟来了,也会摆出一个茶阵跟他对应,然后用江湖套路盘问来路,盘问好了,你的吃喝都由我们这儿管了。

    我家的隔壁就是这样的茶馆,因为我的童年已经是文革期间,摆茶阵的人都不敢摆了,因为谁摆这个都是要受到打压的,等于你又在恢复反动会道门。但是,我家隔壁的茶馆老板他是从民国过来的,因为他是袍哥的幺师,他的孩子和我们都叫他幺幺,我对幺幺这个人印象极深,以后我会写这个人。袍哥组织不在了,袍哥人还在,袍哥古老的江湖道义还在,社会上有什么事情还要找他评理。我母亲是右派,有一次一个供销社的另外一个造反派,拎着枪在我母亲办公室往桌上一摆骂了我的母亲,这个事情传到我们邻居幺幺耳朵里面了,因为我们家跟邻里关系都处的非常好,幺幺对我们家也非常敬重,我母亲并没有告诉他这件事情,他听说了就叫人传话把那个造反派叫到他面前,说你敢骂陈娘娘,你赶快去道歉还来得及,就在文革的时候这样一个民间茶馆的老板,都敢出来这样做,那个人急忙到我家跟我妈妈道歉。幺幺又无权,又没有枪,那个人还有手枪,所谓江湖的老大无不是在人格上、品行上胜出一筹的人,否则你在江湖上是绝对做不大的。你们看杜月笙,杜月笙的为人处事有很多光辉品质,真实的杜月笙绝不是那种欺男霸女的杜月笙,我从小就是在这样的江湖背景中长大的。

     我怎么发现江湖的呢?再讲一个故事, 我当了警察之后有一次从海口回湖北探亲,坐车到了湛江要等第二天的火车,但是又是半夜到的湛江,那会儿穷,同时又剩下几个小时要赶火车,因为是夏天,就干脆不住旅店了,就在火车站门口的水泥地铺上报纸准备打发这一夜,我看见旁边躺着另外一个比我年纪大的残疾人,因为我穿的是便衣,一会儿就有火车站的人打着手电筒过来,把那个人踢醒说不许在这儿睡,就要赶走那个人,因为我坐在那还没睡,我就站起来,因为在这个国家,在年轻的时代穿制服的人心里有底不怕对方,我就出来干预,我说凭什么不许在这儿坐?我们这影响你什么了?我并没有亮出我的警察身份,但是那个人看我不怕事儿的语气,骂骂咧咧的就走了,那个残疾人对我很有好感,拿过烟跟我敬烟,我也睡不着跟他聊天,一聊让我打开眼界,我就问他你是哪儿来的?唐山来的,我说你到哪儿去?准备到海口去,你去海南干什么?他说我是走江湖的,我说你走江湖靠什么吃饭?他说我是玩儿木花儿的,玩儿木花儿是什么呢?就是摆象棋残局,江湖上有一路是靠摆象棋残局过日子的,他就是玩儿木花儿的。一副残局摆在这儿,10块钱或者2块钱一盘,中国喜欢象棋的人都认为自己是高手,输了的话就给我2块钱,这个是犯罪吗?不叫犯罪,是愿者上钩,江湖中有一本书就叫《江湖残局》,就是给江湖人的一碗饭,这种残局都是古人的智慧设计出来的,就是你怎么走看似赢的棋一定输,除非国家级的大师能够打平,是毫无破绽的,就等于给残疾人一碗饭,在过去又没有残联,就得靠个手艺吃饭啊,他不偷不抢靠摆残局吃饭,他说我就是吃这碗饭的。我说为什么要跑到海口去玩儿木花儿?他说我没去过海口,所以想去。

    他说,他还从海口通过朋友进了印着裸体画的扑克牌,那就有点犯法了,他不知道我是警察,干这个事儿我是可以抓他的,我就有意的跟他聊天,他跟我讲了很多很多的江湖故事,当场给我玩儿牌,怎么样洗牌,比如说斗地主发牌,永远大王、小王都发在自己手上,那一套手法太厉害了,那就是电影里看到的,绝不是虚构的。押三张牌,在路边上也有这种局,你永远押不准,跟我讲骗局在哪。

    讲到天亮了要分手了,我说老哥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他打量我,教书的吧?我说你可能走眼了,我把我的警官证拿出来给他看,他说我行走江湖20年这是第一次判断警察判断走眼了,吃江湖饭的人哪怕对便衣警察他都能认识,因为他是他的天敌啊,我说我是刚出道的警察,身上还没有那些坏毛病。

    在微博上我有一次发微博说龙头老大、牢头狱霸,有个人上来就说你吹牛吧?你这种文人不可能在这边成老大,他是用行话说的,别人看不懂我看的懂,我就用行话回了他,而且我说我怎么成为老大的,他立马就听懂了,又留言“失敬”。这套黑话叫春点,春点写成文字应该是嘴唇的唇,典故的典,但一般社会上都会写成春点,但春点我觉得更接近本意。江湖上一直有一句话叫宁送一锭金不教一句春,因为你会拿唇典去骗人。唇典不仅在帮会里流行,在底层社会一直在今天还在使用唇典,底层社会就是那些手艺人、走街串巷的真正行走江湖的,卖艺的、杂耍的、卖药的,这些都是讲唇典的,我能听懂一些,不能完全听懂。

    总之,江湖是一个很大的在体制之外的,悄然存在的,承载着道义的,承载着这个民族善良的一个地方,我希望大家即使不是江湖中人,也要心中拥有一个江湖,而且要拥有一个正义的江湖,谢谢大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福瑞阁悬疑推理 ( 鲁ICP备08002964号-1 )

Powered by Discuz! X3.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