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584|回复: 7

[推理演练] 毕业旅行杀人事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15 08:4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毕业旅行杀人事件(事件篇)  

女孩轻轻的推了推通往天台的门。

果然没有锁。女孩想,这也许是天意吧,老天也认为我的决定是对的。
女孩慢慢地走上了天台,走道水泥护栏边,爬了上去。
天还没有亮,但是即将升起的太阳已经在东方的天际染出了一条淡淡的红色,从学校最高建
筑物的天台向远方望去,可以看见早起的人家已经亮起了灯火,在蒙蒙的晨曦中,一切是那
样的宁静、祥和。

好美呀,女孩不禁感叹道,这就是我人生所看到的最后的景色。

再过几个小时,人们就会看到的我的尸体吧,他们会说什么呢??他呢??他会有什么反
应,他该看到我的信了吧??但是他没有和我联系,我知道他一定不会接受这样的我,一个
已经变得很脏的我。
女孩突然很想哭,但是她忍住了,不要哭,不要被别人看笑话。当那个女人看到我的血肉模
糊的样子,还会笑吗,就像那件事情以后,每一次看见我她都在笑,笑的还是那么甜、那么
美。因为她胜利了,这一次她彻底的胜利了。

录像带已经寄给她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那盘录像带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好了,接下来就是向前走一步,然后一切就都解脱了。我不用再被她的笑所折磨,更重要的
是,我不用再被内心涌起的仇恨所折磨,不用再担心自己的灵魂变得丑恶。

女孩呼了一口气,跳了出去。

在那一瞬间,女孩突然想到了他。坠落的身影后飘起了一点点的泪花。


一年以后。滨海市郊区的一栋度假用的三层出租别墅里。。。。。

“哎呀,好累呀。”叶倩一进房间,就很夸张的飞扑到了床上,嘴里还故意娇滴滴说到。

正卧在另一张床上看书的韩萱,看了她一眼,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那帮死男生坏死了,打牌也不知道让着女生一点,贴了我一脸的字条”叶倩还是继续娇滴
滴的说道:“萱姐姐,过来安慰一下我呀,给个吻也好呀。”

噗嗤,韩萱终于被搞得笑出来了。故作无奈的看了看卖弄风情的叶倩,说道:“哎呀,服了
你了,马上就毕业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每次出来都和那些家伙们闹得那么凶,最后一次
也不例外。”

“就是因为最后一次了呀,以后大家就散了,想闹也闹不了了。”叶倩趴在床上,拄着腮帮
子,一脸天真的样子。

“就知道和人家闹,也不知道你到底喜欢哪一个??嗬嗬,再不表白可就没机会了。”看到
她的那好玩的样子,韩萱忍不住也逗起她来了。

果然,叶倩马上噘起小嘴抗议起来:“我不干,萱姐姐欺负我。哼,我是想表白呀,可惜
呀,那四个帅哥都把你当梦中情人,我有什么办法。”

“好呀,你这个小叶子,敢耍我。”韩萱装出一服很凶狠的样子,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扑向
了叶倩。

“我不敢了,不要呀。”叶倩也故意喊道。两个女孩子在房间里嘻嘻哈哈的闹成了一团。

闹了一会儿,两个人也累了,并头躺在一张床上,只是还在不停的笑。

突然,叶子不笑了,坐了起来,神色也有些黯然。

“要是婷婷现在也在这里该多好呀。”叶倩喃喃地说道。

听到了婷婷的名字,韩萱身体振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了。然后也慢慢的坐了起
来,就那么和叶倩背靠背的坐在床上。

叶倩继续说道:“有时候真的很怀念以前。那时候多好呀,大家因为共同的爱好聚在一起,
每天谈谈诗歌,写写自己的喜欢的作品,和诗社一起去参加比赛,有时候还一起去看球,去
卡拉OK。最有意思的就是每隔一段时间的发表会,我们会像现在这样找一个风景美丽的地
方,每个人都发表自己这段时间的得意之作。那几个男生还老是根据看到的景物赛诗,杜雪
松一作不出来脸就会变得通红,田博到后来全是打油诗,杨路干脆就跑去上厕所,也就是我
们的社长可以坚持到最后,呵呵。”也许是想起了以前快乐的时光,叶倩脸上不仅露出了笑
容,但是很快就消失了。

“可是,自从婷婷出事以后,那种开心的日子再也没有了,虽然没有人说什么,可是每个人
都知道一切变了。我们几乎再也没有一起出来玩,诗社的活动也很难聚齐所有的人。这次是
我们的毕业旅行,大家一起出来了。感觉好像都很开心,其实我知道每个人都是故意装的,
包括刚刚打牌的时候。萱萱也一样,每次你都会一起玩到很晚的,可是这次你却找借口早早
的回房间了。。。。”

“好了,不要再说了”韩萱打断了叶倩。“很晚了,明天不是8:00要一起出去吃早餐的
吗??要早起的,叶子,你也快回房间吧,我要睡了。”

叶倩却没有离开,咬了咬嘴唇,好像在下定什么决心似的,开口说到:“萱萱,大家是好姐
妹,反正我是把你当姐姐的。有些话我早就想对你说了。婷婷为什么会自杀,我们大家都不
知道原因。但是我感觉你好像知道些什么,从那时候开始你就变得怪怪的。”

“没有了,婷婷出事了,大家都不开心,我也不开心呀。”

“不对,在婷婷出事以前你就已经变得很不对劲了。你总是闷闷不乐,但是在婷婷的面前却
总是故意笑得很开心。我也是女孩子,我看得出来的。而且,那时候开始你和婷婷之间的关
系也和以前不一样,好像彼此很少说话,还互相躲着对方。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韩萱眼神中露出很复杂的神色。沉默了一会才说到:“叶子,婷婷已经不在了,过去的事情
就让它过去好吗?我答应你,以后我会在一个合适时候告诉你整件事情的。可以吗??”

“那好吧。”叶倩轻轻地说道,“那我回房间了。你也早点睡吧。”

“叶子,”韩萱拉住了叶倩,“今晚就睡在这里吧,陪陪我好吗?不知怎么了,今晚我不想
一个人。”

“嗯。”看到韩萱恳求的眼神,叶倩点了点头。



一阵的电话铃声在屋子里响了一起来。是屋子里的内线电话。

叶倩半睁着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接起了电话。

“喂。。。”

“喂,叶倩呀??”电话里传来一个很有磁性的男人的声音。“你们已经起来了吗??”

“起来了,被你的电话吵醒的。哼,坏蛋社长。”叶倩的声音有些顽皮,她听出对方就是诗
社的社长周涛。“干嘛这么早呀,头好痛的。”

“哈哈,还没起床呀。谁叫你们昨天晚上玩牌玩那么晚,女孩子就是女孩子,我们早都都起
来了。”电话里传来周涛的声音“再说,现在也不早了,都七点半了,昨天不是说8点集合
的嘛。你们打扮起来本来就要多花时间,还不早点起来。”

叶倩这时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果然已经7点30了。

“快点起来吧,不要每次都等你们。”

“知---道---了---”叶倩嘟着嘴挂断了电话。

“真是的,这么早就要起床。”叶倩用手理了理长长的头发“萱萱,起床了,萱萱,我的萱
姐姐。”

韩萱没有反应。

“小懒猫。”叶倩笑骂道。然后正想去摇醒韩萱,突然听到身后的门打开的声音。

叶倩回头,看见一个带着帽子和面具的人正在很快的冲进来,屋子不大,几乎是一瞬间,就
冲到了叶倩的面前。

叶倩还来不及喊,一块湿乎乎的手巾就按在她的嘴上。那个人顺势绕道她的身后,一手紧紧
地按住手巾,另一只手从后面抱紧叶倩。叶倩纤细的身体几乎动不了。那个手巾有一股奇怪
的味道,叶倩开始时还无用的挣扎了几下,闻到那奇怪的味道以后,眼前就开始变得模糊,
接下来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叶倩,叶倩。”一个急切声音传到了叶倩的耳朵里。

“嗯。。。”叶倩睁开了眼睛。眼前看到了周涛的脸,接下来看到了他身后的田博和杨路,
三个人都非常关切的看着自己。

“韩萱!!韩萱!!你怎么了?”这时旁边传来了杜雪松的喊声。叶倩转过头,只见杜雪松
正在拼命的摇着韩萱的身体。另外三个人见状也围了过去。

叶倩感觉头晕得要命,有种想吐的感觉。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顾不得头痛,拨开那几
个男生,扑到了韩萱的床边。

“萱萱,萱萱。”只见韩萱紧闭着双眼,脸色铁青,对叶倩的呼唤没有一点反应。

叶倩好像明白了什么。

“萱萱!!!”叶倩声嘶力竭的喊声从小楼里传出。


小张走进屋子里的时候,李国宏正在看着眼前摆着的两份档案。

案发以后,警方将叶倩他们租的别墅整个封锁起来。并且将叶倩他们5个人都安排到了旁边
的别墅里。由于这里离派出所很远,李国宏又不想离开现场,于是也在这里找了一个房间,
作为临时的办公室。

“李队,初步的笔录和现场报告都出来了。”小张说。

李国宏却没有问报告的事情,说道:“那个叫韩萱女孩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正在抢救,”张杰力说到“韩萱是被有毒针刺中的。初步分析凶手使用的毒是从香烟
提取的,再涂到针上。不过,我会怀疑他可能是参考了某个推理小说理使用的方法,提取出
来的尼古丁纯度很低,以还有抢救的机会。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救的活吗??”李国宏显然很关心那个女孩。

“在医院那边小顾他们盯着呢,刚刚给我打过电话。现在急救已经结束,能不能醒过来只能
看本人自己的意志了。”

李国宏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现在把查到的情况给跟我说下吧。”

“是”小张打开手中的材料,对李国宏进行了如下的报告:

“现场勘察报告里没有发现外部人员的指纹和足迹,也没有财物丢失。根据初步掌握的情
况,在7点30分,叶倩接到了周涛的电话醒来。随后被一个戴面具的人袭击,用沾着怀疑是
乙醚的手巾弄晕。8:10左右,其余四个人由于担心上楼察看情况,发现倒在地上的叶倩,
随后又发现韩萱昏迷不醒。之后他们叫了救护车并且报警。

他们所租的房子一共有三层,一楼包括客厅,娱乐室,餐厅和厨房。二楼有四间客房,四个
男的分别住在里面,楼上有三间房,两个女孩住。不过,昨天晚上两个女孩子是住在一起
的。

管理员今天早上6:00到6:30之间曾经进入过别墅打扫。

在6:30的时候,管理员和另外四个人一起出门,随后就锁上了别墅的门。

我们问了周涛他们几个人,他们说7:00出门是昨晚就已经商量好的。说是什么早上出去找
灵感。

他们出门以后分开成两组,周涛和杜雪松一组,田博和杨路一组。

以下是对他们四个人叙述的简单总结

周涛:和田杨两个人分手以后,很快又和杜雪松分开了,之后就在四周随处走走,后来没找
到什么灵感,就在7:10分左右的时候回到了别墅,坐在客厅里。十分钟以后,看见田博和
杨路回来。杨路回房间,自己就和田博一起在娱乐室里下棋,在7:30分的时候给三楼房间
打内线电话。然后接着和田博下棋直到8:00。这期间在7:40左右,杜雪松回到别墅,并且
也呆在娱乐室里。8:00左右,杨路也来到了娱乐室。8:10分左右,杜雪松给三楼打内线,
两个房间都没有人接听,于是四个人上楼发现案情。

田博:一直和杨路在外面边走边聊天,7:20左右回到别墅。之后的描述和周涛一样。

杨路:回别墅前和田博的叙述没有矛盾的地方。回到别墅以后就躺在床上听音乐,直到8:
00。在那之后的叙述和前两人一致。

杜雪松:一直在河边想诗。回到别墅以后大概在7:40左右。关于7:40以后的叙述和其他人
一样。

关于杜雪松在河边的情况,一个钓鱼的老人可以证实,杜雪松大概是在7:30左右离开的。
如果是正常的走路,回到别墅大概会花10分钟左右。而其他三个人在回别墅以前所作的证
词,没有人可以证实。

我们试了一下,由于房间的位置关系,这时如果有人从外面走到三楼,娱乐室和二楼房间里
的人是不会知道的。

另外,我们还查到,每个人除了有自己房间的钥匙以外,还有这栋别墅大门的钥匙,不过,
由于他们是一起将整个别墅包下,所以管理员考虑到没有外人在,并没有妥善保管备用钥
匙。也就是说,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可以轻易打开别人房间的门。”

“嗯。。”李国宏陷入了沉思之中。  


谁是凶手???
 楼主| 发表于 2011-7-15 08:4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福瑞阁悬疑推理 ( 鲁ICP备08002964号-1 )

Powered by Discuz! X3.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